服务热线:400-608-9066

刘鹤:影子银行地方债问题突出 3年内控住宏观杠杆率

发布时间:2018-01-29 10:39 来源:法汇贷

稳步“去杠杆”成为我国防控金融攻坚战的重中之重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24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年会上表示,针对影子银行、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,争取在未来3年左右时间,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,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,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,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。

业内人士表示,从去年开始,中国已进入去杠杆进程,整体宏观杠杆率呈现趋稳和下降的趋势,不过,针对杠杆率仍较高且违规、变相加杠杆较多的重点领域,监管部门仍需进一步强化监管,并制定和细化相关制度办法。

去杠杆划定明确时间表

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,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,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。刘鹤在达沃斯年会致辞中也称,“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类风险中,金融风险尤为突出。我们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针对影子银行、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,争取在未来3年左右时间,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,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,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,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。”

“3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”为去杠杆划定了明确的时间表,该表述也引发市场关注。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中国金融风险的主要来源是宏观杠杆率上升过快,而防控金融风险的重点就在去杠杆。

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此前曾表示,金融危机以后,中国开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对危机,所以在2009年后的两年内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大幅上升,但这是值得的,因为中国经济很快从危机中恢复。现在,中国需要将杠杆率降下来。他表示,从货币供应和信贷数据看,2017年初以来,中国已进入去杠杆进程,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持续放缓,当前已低于9%。整体杠杆率开始出现下降。虽然幅度不大,但趋势已经形成。

刘鹤也表示,“我们已经开始妥善处置一系列风险因素,从去年四季度开始,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增速已经有所下降,这是个好迹象。另外,各方面的风险防范意识正在强化,‘刚性兑付’和‘隐性担保’的市场预期正在改变。”他还称,“我们有诸多有利条件:中国经济出现企稳向好态势,基本面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;中国未来发展有巨大的潜能,既包括城市化的潜能,也包括改造传统产业和创新发展的潜能等;中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全,储蓄率较高。”

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在整体宏观杠杆率趋稳的同时,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飙升值得警惕。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日前发布的2017年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显示,居民部门杠杆率2017年前三个季度上升了3.8个百分点。居民部门在全部实体经济中的债务占比加大,杠杆率上升速度较快。尽管就国际比较而言,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还有较大上升空间,但近两年的迅速飙升,导致风险加大。上述报告认为,居民部门杠杆率是无远虑有近忧。

影子银行、地方债领域问题突出

刘鹤在致辞中特别点出了“影子银行”和“地方政府隐性债务”,业内人士表示,这表明这两大领域问题较为突出,上述领域将继续成为下一步监管部门防风险、控杠杆的重中之重。

影子银行方面,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根据相关测算,影子银行的体量仍占银行业体量的20%至30%,存量较高,如果不继续加以控制,将危及我国金融体系稳定。“影子银行业务层层嵌套降低业务透明度,杠杆水平较高。部分资金投向不透明,拉长融资链条,规避监管部门对底层资产的核查,也难以有效控制杠杆率。”他表示。

回顾2017年,金融监管部门针对影子银行等金融乱象进行了整治,银行业同业业务、理财业务等规模得到控制,增速出现回落。“应及时总结和巩固前期取得的阶段性成果,继续抓住影子银行及交叉金融产品风险这个重点,严查同业、理财、表外等业务层层嵌套,业务发展速度与内控和风险管理能力不匹配,违规加杠杆、加链条、监管套利等行为。与此同时,监管机构还应制定和细化制度办法。”董希淼说。

地方债方面,业内人士表示,尽管目前总体风险可控,但是一些地方依然存在违法违规变相举债等行为,推升了政府部门杠杆率,累积的风险值得重视。据悉,目前地方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的形式主要有:一是继续通过融资平台公司,银行贷款、债券类融资工具、信托、保险、资管产品等方式替政府融资,靠政府担保或资金偿还。二是以不合规的PPP、政府投资基金、政府购买服务来变相举债。

近期,包括江苏、吉林等多地在对2018年经济工作作出部署时都强调“遏制隐性债务增量”。还有包括浙江、广东等多省都下发了地方债的规范文件,明确了省政府对全省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负总责,有些省份已划定化解债务风险的时间表。社科院中国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也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防范地方债务风险,要从优化债务期限、严格地方债预算管理、严控地方变相举债等方面去突破。

防风险也需把握开放节奏

刘鹤表示,中国金融风险的形成有特定的国际背景,其应对也与外部市场变化密切相关。业内人士表示,在去杠杆和防风险过程中坚持改革开放可提高中国的竞争力和韧性,整体而言是增强了中国经济和金融抗风险能力,但是改革和开放进程要稳妥推进,以防外部环境的变化对国内的金融稳定带来冲击。

“就外部环境看,要特别关注一些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外溢性,比如美国加息、缩表、减税可能带来的冲击。”董希淼表示。

他说,开放环境里市场化程度更高,市场化的竞争将促进金融机构竞争力提升,推动金融业进入一个高质量竞争阶段,从而带来金融服务水平的提高,相对而言,过于封闭、竞争不充分的环境则可能出现“大而不强”的情况。但是,过快的开放确实会对金融稳定带来冲击,要高度注意可能给金融稳定带来的风险。“因此,要稳妥有序对外开放,应做好顶层设计,有效管控风险,要完善制度、补齐短板、提升服务,这方面需要制定出台的办法细则还比较多。”董希淼说。

业内人士也表示,从防风险的角度来看,金融的改革和开放必须要与实体经济改革同步和配套。利率市场化、金融机构改革、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都要进一步推进,但这些改革必须要服从于国内整体经济和金融发展的需要,尤其是供给侧改革的需要。

点击咨询客服 工作日 9:00-20:30 非工作日 9:00-17:00
342777019
法汇贷投资人家园
点击加入群聊
763641452
法汇贷投资人家园②
点击加入群聊
扫码下载APP
扫一扫关注我们